短篇|她的美味小可爱

综合整理 综合整理 2019-10-06 20:59:21

01

对于自己进入电视台参与策划的第一档综艺节目,林小桃可算是操碎了心。她每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哪个环节因为自己没想到而出事。

作为一个传媒毕业的大四学生,她能进入省级卫视里实习,已经是很令人羡慕的事了。但她毕竟毫无经验,和那些身上都堆着很多有名节目的大佬比起来,她觉得自己就是只纸煳的灯笼。

其实本来她只要老老实实,不出风头,跟在大佬们后面就好,然而她就是管不住自己这张嘴。

她所处的是综艺部门,算是电视台的王牌。今年上面下的指示是,一定要有一档美食类的综艺节目。可现在美食类的综艺节目太多了,想做出新意,不容易。正当大家激烈讨论的时候,她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来,说:“其实……做一档不会做饭的节目,也挺好玩的吧?”

话一出口,林小桃就后悔了,尤其在她说完后,会议室里就一片沉寂,弄得她浑身发毛。没想到,最后她这个提议大家居然开始深入讨论了,并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经开始了下一步细化。

虽然有更有经验的负责人顶在前面,但因为点子是林小桃出的,所以她也被写进了主策划之一。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林小桃也只能硬着头皮做,争取不影响她的实习评价,更何况,她还是想留下的。

然而第一步找嘉宾就已经很愁人了,因为他们要做的是尽可能真实的日常类型,让嘉宾正常的做饭,只有这样才能出现有趣的、不可控的黑暗料理画面,所以不要那种假得可以的窗明几净的厨房,也不要看着好看,但肯定不好吃的摆拍。台里找人接洽了一圈,也只定下一个稍微大牌一点儿的明星,又联系了几个相熟的三四线明星,最后还是有一两个空位。

有一个人在林小桃的脑海里飘来荡去,她使劲儿用咬笔头来堵自己的嘴,都快把笔杆子咬碎吞下肚了,却还是开了口:“我有个朋友,不知道行不行……”

“素人?”

“不算。他是舞蹈学院毕业的,演过百老汇音乐剧的中文版,也拍过两部戏,只是不红……”

“帅吗?”大家都很会抓重点。

“帅。”

见林小桃回答得这么快,同事的八卦之魂被点燃了:“你男朋友?”

林小桃瞪大了眼睛,双手在身前勐挥,连说了七八个“不是”。

她这副样子反倒像是此地无银了,不过大家只是哈哈笑着,没当回事,只让她尽快整理资料递上来,唯有她自己在笑声里红了脸。

每天很晚才能回住处,回家以后满脑子策划很久都无法清空,林小桃窝在懒人沙发里给池子异发微信,微信上的聊天记录显示他们上一次链条是三个多月前。而上一次见面,要更久远一点。

“时间应该没什么问题。”池子异倒是一口答应下来,“这种傻了吧唧的策划案,是你做的?”

“哪里傻了!你难道不觉得十分别出心裁吗?”

“大家都愿意看人成功,谁愿意看失败啊。”

“但失败才是人生的常态啊。看到已经有很厉害的成就、好似什么都会的人同样有弱项,这对普通人来说本身也是种鼓励啊。”

池子异对她这种官方说辞可不买账,一连发了三个捂脸哭的表情,说:“说到底你不还是记得我做饭的惨状!”

林小桃捧着手机笑了起来。

她和池子异的关系很特别,他们可以很久不联络,但只要两人一接触就能瞬间恢复熟络的感觉,就像前一天刚见过面似的。多少次了,林小桃觉得自己快要将池子异抛在脑后,却总会有一个契机让她想起他来,就像这次一样。

“对了,如果我真的去了,录制节目时你在现场吗?”池子异问。

“我不清楚,那时应该就不需要我了吧。”

“我需要你。你必须在现场。”

消息飞快被撤回了,池子异马上补上来一条“我觉得你在场比较好,要不然我紧张”。可惜林小桃已经看到了,他撤回消息反而显得意味深长。

但林小桃字字句句斟酌了许久,终究还是只说了一句“晚安”。将手机放到一旁后,她捧着脸傻笑,发了许久的呆。

02

负责人和池子异见了一面之后,回来就跟林小桃说定了。不等林小桃问具体情况,池子异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问她:“什么时候下班?”

“还有个会,开完不知几点了。”

“我就在离电视台不远的地方,我等你吃饭。下班给我打电话。”

距离开会还有四十分钟,林小桃着急忙慌地下楼,去理发店里洗了个头,又让专业人士帮她化了个妆。

离开电视台已经晚上七点多了,俩人就约在以前常吃的一家小火锅店里,还点了一大盘的小龙虾。一段时间未见,池子异最显着的变化就是又帅了。

没想到池子异倒是先点评起她来:“上班了就是不一样,看起来成熟多了。”

“你就直接说我老了呗。”

“你看你这个人,夸你都不行!”

小龙虾被人端上来之后,池子异麻利地戴上手套开始剥。林小桃却没动,多少有些心不在焉,虽然她很不想在这种时候谈工作,可有些事早晚都得说。

“怎么了?节目出岔子了?”

池子异看得出她有话要说,却也不慌不忙地剥了一盘子虾肉,再伸手把她面前的空盘子调换了一下,才开口问。林小桃低头看着盘子里的虾肉,不好意思的情绪只闪现了0.01秒,就抄起筷子吃了起来。

她一边吃,一边和池子异讲节目组的安排。节目组会给他们搭建临时的房间,但不会二十四小时实况,只是按每期菜谱来分早中晚时段的生活。每期嘉宾做完饭,要把菜端到天台的共同餐桌上一起吃。最重要的是策划组商议决定,为了现场调度方便以及更好地保障嘉宾的安全,台里要出一个人每期陪同嘉宾一起录制节目。其他明星安排的都是自己相熟的台里的主持人,到了池子异这里,居然指定了林小桃。

听到这里,池子异的眼睛亮了亮,脱口而出:“也就是我们俩要住在一起?”

一块虾肉卡在林小桃的喉咙里,呛得她咳嗽了起来,勐喝了几口饮料压压惊,眼睛仍是瞪得大大的。

“我的意思是,录制期间我们是要住一起,对吧?”池子异一只手涮着菜,一只手无意识地捏着自己的耳垂,火锅的热气熏得他脸上湿漉漉的,“你这个小朋友,思想怎么这么复杂。”

“我……”林小桃被噎得够呛。

“这样也好,正好我怕生。”

池子异真的有一种能力,每句话都让林小桃想吐槽。

“你要是算怕生,那全世界的人都不会互相认识了。你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时,你干了什么吗?”

“我也没干什么啊……”池子异一脸无辜,“我不就是说我是你男朋友吗?”

一本正经地说完之后,池子异自己也觉得不对劲,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他们两个是网友,在一个桌游群里认识的。两个人都很喜欢玩《狼人杀》之类的费脑子的桌游,但遇见猪队友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偶然间,他俩凑到了一桌,感觉彼此的思考能力非常合拍,自然而然就加了好友。因为都是同龄人,又在一个城市,见面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只不过对林小桃来说,池子异确实是她见的第一个网友,事先两个人连照片都没交换过,她难免还是会紧张。她早早就到了约好的咖啡厅里等,没想到一个走路吊儿郎当的男生走到她的桌前,举着手机跟她说:“美女,我朋友想找你要个电话。”

林小桃往咖啡厅的另一侧一看,果然有个男生在朝她笑。这两个男生完全不是她的菜,她连朋友都不想交,但她又怕当面拒绝对方,场面会特别尴尬。就在她犹豫着打算报一串假号码试试的时候,一阵风突然降临到她身边,并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揽住了她的肩膀,池子异抬头对男生说:“不好意思,有主了。”

男生面露尴尬,悻悻而归。林小桃看着身旁池子异的脸,又斜眼看了看握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心跳声突然大得可怕。

那时候她大一,池子异大二,两个人的打扮都土土的。要是看到照片,会觉得他们和现在判若两人。

可在林小桃的记忆里,初见池子异时,她就觉得他无与伦比的好看。

“喂,你悠着点儿,别真的把厨房给炸了。”林小桃吃得小肚子都鼓了,饮料里有一点鸡尾酒,导致她的脸颊红红的。

“没事,不是有你吗?”

池子异伸过手,擦掉了她嘴角沾着的辣椒。

气氛还是这么温柔啊!两人的每一次见面,林小桃都无比眷恋。

可为什么,他们就是没有在一起呢。

03

刚认识的那一年,林小桃和池子异见面的次数甚至多过她和她的同班同学的。他们常常一起去桌游店玩,合拍得就像在一起生活了很久的人,再加上,他们学的专业多少有些关联,无论是音乐、舞蹈还是戏剧,他们都聊得来。

真正让他俩意识到感情升温的,是池子异的一次期末作业。他们排了一出歌舞剧,改编自莎翁的《无事生非》。学校管得不严,正式演出的那天,池子异给林小桃在前排留了个座。

毕竟是在学校演出,条件很差。但池子异穿上粗制滥造的红蓝色王子燕尾服,马丁靴更突出了他的长腿,一出场还是惹得下面一阵欢唿。林小桃听见大部分是女生的声音,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池子异演的培尼狄克是个骄傲的贵族少年,觉得爱情是愚蠢的,然而他遇见了同样骄傲且不甘示弱的女孩贝特丽丝。这样的两个人都误会对方喜欢自己,互相看不顺眼,以互怼为乐趣,却逐渐产生了真感情。故事剧情上没有特别大的改动,只是编入了更多舞蹈元素,这也代表着演员间会有更多的肢体接触,偏偏演贝特丽丝的女同学十分漂亮。台上的俩人只要一靠近,林小桃就觉得唿吸困难。

她捂着自己的心口,质问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时,台上的池子异说:“明明知道沉迷在恋爱里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可是在讥笑他人的浅薄无聊以后,偏偏会自打耳光,照样跟人家闹起恋爱来。”

他的脸朝着台下,林小桃足有五秒没有眨眼,怎样都觉得自己是在和他对视。

“啊……总算演完了,累死了。”散场之后林小桃就先出来了,池子异那边总还有些杂事要处理。因为不知道要等多久,所以林小桃刻意选了靠墙的沙发座,没想到池子异一来就如同看到救星般瘫倒在她旁边,头几乎要歪倒在她肩膀上,还一脸生无可恋地问,“你觉得怎么样?”

林小桃哪里还有心思点评,她的全部注意力都被脖子旁边那颗头吸引了,上面还有演出需要定型的发胶味道。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往旁边挪一挪,那样会不会太此地无银了。

大概是见她没回答,池子异觉得奇怪,便抬起头来看她。可是两人的距离太近了,林小桃只觉得有温热的唿吸扫过脸,她不自觉地憋了气,脸慢慢地红了。

就这样两人隔着不到一掌的距离对视了几秒钟,池子异没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可他的耳朵居然也红了。

他故作淡定地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之后两个人却都局促了起来。直到下一次见面,两人才又恢复了自然。

第一次录制开始。

节目组给的是适合聚会的菜单,每个人挑一道菜来做。论资排辈,池子异也不好先挑,最后剩给他的是谁都不愿意做的,还超级费事的甜品——苹果派。

屋子里食材、厨具应有尽有,嘉宾可以从网上找菜谱,可以自己创意,没有任何设限。助理能帮的忙就只有递东西、洗菜、削皮这些小事,以及必要时刻的挽救,比如真的要着火了。

“我有个问题。”回屋之后,池子异在厨房的正中沉思了许久,突然转过头问,“我可以去麦当劳买苹果派吗?”

“……你说呢?”

他俩事先说好了,在节目里要装作不熟,就当是节目组强行安排的,结果林小桃还是一不小心就用上了平时的语气。

“好吧,不就是苹果派吗!”

池子异信心满满地查起了菜谱,结果却发现做一个苹果派需要三十个步骤。林小桃眼睁睁看着他从头到脚石化了,忍不住笑出了声。

池子异准备面粉、糖粉、黄油之类的,林小桃就在一旁帮他削苹果。没一会儿就听见“咦”的一声,林小桃抬头一看,池子异的双手上都沾着面,满脸怀疑人生地对着面盆发呆。

“怎么了?”

“为什么我的面不成一团呢?”面盆里的面有一部分还是粉状,另一部分是一小团一小团的。

“你加水了吗?”

池子异的表情已经给出了回答,林小桃无可奈何地掐了掐眉心。

“这不能怪我啊,菜谱上没写要加水啊!不信,你看!”

池子异说着就要去拿手机,全然忘了手上的面。林小桃直接将手里削了一半的苹果塞到了他的嘴里,然后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凶巴巴地说:“人家怎么想得到有人笨到和面不知道加水啊!”

池子里艰难地咬着一整个苹果,朝她眨巴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林小桃刚想把苹果拿下来,池子异突然抬手就在她的鼻尖上抹了一下,不用斗鸡眼都能看到凸起来的一坨面。

“喂!你给我站住!”

林小桃彻底端不住了,张牙舞爪地要揍人。和池子异在厨房里追跑打闹了好几圈,心想反正后期会把这些剪掉的。

事实证明,池子异看菜谱的耐心连一半都支撑不了。没多久,他就开始胡来,坚持只要用面把苹果裹住就可以了。林小桃看着他脸上、身上沾着的面粉、糖粉,脸上一直带着无比慈爱的笑容。

她将手机藏在身体和墙之间,给池子异发了条微信:“你还真是每次做饭都这么狼狈啊?”

池子异的手机放在料理台上,他一低头就能看见微信,于是他张嘴就答:“我这么狼狈是因为谁啊?每次还不都是为了你!”

林小桃心里一惊,下意识左顾右盼,手足无措的劲儿活像是办公室恋情被上司发现了。

苹果派自然是以失败告终,面皮缩水,里面的苹果像爆浆一样炸了出来。其他人那里也没好到哪里去,互不认识的西红柿和鸡蛋,和仿佛用洗洁精腌过的鸡翅。这本就是节目想要的效果,大家都乐不可支,挑挑拣拣,倒也吃了个十之六七。

收工之后已经是深夜了,林小桃还有事情要忙,池子异先回去了。临走的时候他挥着胳膊大叫:“做这个节目,我很开心!”

林小桃也心情大好,仍旧精神满满地和组里的同事开后续会议。没一会儿,外卖员送了夜宵过来,万幸是先送到林小桃手里,所以她先一步看到了池子异在小票上留的备注:能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她偷偷将小票撕下来塞进口袋里,咬着下唇都憋不住笑容。

04

第一期节目上线后,观众的反响居然比想象中的要热烈。自己不会做饭的,男女朋友不会做饭的,父母做饭难吃的,大家都找到了组织。再加上粉丝控评,营销号截搞笑图转发,占了好几条热搜。

台里也是一片欢欣鼓舞,唯有林小桃不怎么高兴。因为后期剪辑并没有把她和池子异与节目无关的对话剪掉,甚至连那段打闹片段都留着,还刻意标了花字才突出。成片出来,她才知道这件事,可已经来不及了。

起先她还不懂,自己一个圈外人,有什么制造话题的价值。没想到节目播出之后,她和池子异通通上了热搜,关键词一个是“池子异&林小桃甜”,一个是“公费恋爱”。

池子异的过往逐渐被网友挖了出来,包括他演过的龙套、音乐剧彩蛋,甚至是在学校里的黑历史。这是林小桃事先就想到了的,以池子异的外貌,他一定会被当成遗珠。但林小桃万万没想到,现在大家对于吃狗粮那么热衷,她和池子异之间莫名的恋爱氛围居然成了卖点之一。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林小桃很苦恼,以至于第二期录制节目的时候她战战兢兢的,几乎不敢和池子异说话。池子异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颇为不以为然地凑到她旁边,问:“和我谈恋爱就这么吓人吗?”

听见“谈恋爱”仨字,林小桃如同奓了毛的猫,险些从沙发上跳起来。

池子异俯下身来耳语了一句,除了林小桃,没人听得见。但大家都看得出,她的整颗头像烧水壶一样沸腾了。

池子异说:“毕竟咱俩也是亲过的人啊。”

第二期的菜是宫保鸡丁,虽然很俗,却是林小桃最喜欢的菜之一。这次池子异没有查菜谱,倒是轻车熟路地准备了东西。林小桃在一旁看着,发现配菜少了葱段,就小声提醒了一句。

“你不吃葱。”池子异边往锅里倒油边说。

林小桃嘟囔着:“又不是只给我吃的。”

“对哦。”池子异仿佛刚刚记起这回事,不过他还是坚持没切葱。他端起一碗花生仁,神情紧张地对林小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下面这一步很关键,你不要出声。”

紧接着,池子异对着热了的油锅深吸了一口气,抄起筷子,一颗一颗,如同做一项用筷子夹东西的吉尼斯挑战一样郑重地将花生仁慢慢放进了油锅里。林小桃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实在是忍不住不问:“你为什么不直接把花生倒进去呢?”

“油会哗啦一下跳起来,我害怕。”

……

他这句“害怕”说得坦然无比,林小桃已经脑补出他在将花生倒入油锅的瞬间就逃出很远的样子,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这就对了嘛。咱俩认识多长时间了,你管其他人干什么。”将最后一颗花生仁放进油锅里,前面放的花生也已经快炸过头了,不过池子异没管,伸手在林小桃的头上揉了一把,“别忘了,我可是为了你才来参加这个节目的。”

到了这会儿,林小桃已经认命了。她真的不想当个名人,但这确实不能成为她和池子异疏远的理由。

“味道还可以,就是果仁苦了,不要吃。”

这一期嘉宾做的菜中,池子异做的可以说是最好吃的,毕竟隔壁的烟雾报警器都响了。不过即便如此,林小桃还是觉得池子异高兴得有点过了,她斜了他一眼,道:“有点追求!你不要拿这个当人生巅峰好不好!”

“我没有。我就是有点感慨……”

“感慨什么?”

恰好别的嘉宾在和池子异说话,话题也就这样岔了过去。身旁同为助理的、在台里偶尔会撞见的主持人用手肘碰了碰林小桃,小声说:“你们挺般配的啊!你抓紧抓紧,小池是个好苗子,真的火起来,你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林小桃敷衍地笑了笑,心却像是搭了一架往下的电梯,一直沉,一直失重。

无论如何她都希望池子异好,一个从小学舞蹈的人当然喜欢表现,她想要看到池子异走向更大的舞台。如果他们注定要因此渐行渐远,林小桃也不后悔。

虽然不会后悔,但还是会有些伤心的吧。

这个时候,林小桃就会觉得他俩始终只是朋友,真的是再好不过的朋友了。

05

两期节目播出后,池子异的粉丝从五千涨到了十万,正经的后援会都建了起来,这个变化同样超出了预期。因为这档横空出世的综艺节目,他接到了新的剧本邀约,和新的舞台,A角。

知道他忙,除了节目的事情林小桃都不敢打扰他。后来录第四期节目的时候,池子异的黑眼圈明显宽了一倍,遮瑕霜都费了很多。最可怕的是,他切着切着菜就打起了瞌睡,一下就切到了手。

他“咝”了一声,放下了刀。原本林小桃的注意力在别处,闻声,她一回头就看到了血,心突然被狠狠地拧了一下。她扑过去抓起他的手,先拿纯净水冲了冲,口子不大,但挺深的。她看了两秒钟,眼睛烧了起来。

录制暂停,林小桃拿了医药箱来,闷头给池子异的手指上药、缠纱布。池子异不停地向一侧歪着身子,一头撞到沙发的靠背上,只为了看到林小桃的眼睛。他温声细语地说:“怎么啦?不就划个小口子吗?多大点儿事。”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林小桃的眼泪就憋不住了。

“你要是再掉一滴眼泪。”池子异笑盈盈地说,“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这眼泪哪里是想收就收得住的,林小桃吸了吸鼻子,接连又掉了三四五六颗眼泪。

池子异意有所指地努了努嘴,她偏了偏头,就看到茶几上隐藏的GoPro。林小桃真的服了自己,虽然摄像老师暂时没盯着,但这屋里到处是隐形摄像机,她明明是最清楚不过的。

“你猜猜,这期的热搜会是什么?”

话音未落,池子异反手遮住了摄像头,顺势将头靠向她,在她的嘴角飞快地啄了一下。

林小桃的心轰隆隆地响个不停,一朵朵璀璨的烟花在眼前接连绽放。

“你确定吗?”

当思考空间被挤压到不剩什么时,林小桃脱口而出的是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疑问。

没有任何外力可以成为他俩疏远的理由,可在录制这个综艺节目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俩确实在刻意控制交往的频率。其中的原因,他俩都明白,正是因为他们真的太合适了。

不做恋人,他们可以做最好的朋友。可越深的友谊通向爱情的那架桥就越险,而且是一次性的,他们一旦跑过去,就没法儿再退回来。

这档综艺节目最大的一个争议点始终是,嘉宾到底是不是演的。因为大部分人认为综艺节目是一定有剧本的。

结果,池子异的大学同学突然跳出来爆料,他说池子异是真的不会做饭,之前还因为弄炸了厨房报过火警。

这件事林小桃是知道的,就是在那之后,她和池子异之间只差一颗火星就会爆炸的气氛冷却了下去。她翻着微博上的热门话题,先想到的却是池子异说的那句“毕竟是亲过的人”。

林小桃读大三那年,池子异读大四,他被剧团选中,开始职业生涯。

然而既要忙毕业演出,又要忙外面的演出,恰逢那年冬天的流感特别厉害,池子异的抵抗力下降,不幸中招了。他原本是不想让林小桃知道自己感冒了的,觉得过几天也就扛过去了,但电话里他感冒的声音太明显,林小桃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想着生病就不好再吃外面的饭,林小桃特意找厨房,借人家的灶台煮了粥,蒸了蛋羹,然后送到了池子异在外面租的房子里。见池子异狼吞虎咽地喝粥,吃蛋羹,她才放下心来。

“等我去把饭盒给你刷干净。”吃完蛋羹和粥之后,池子异自告奋勇要刷饭盒。

“算了,我带回去刷吧。”

“哪有还让做饭的人刷碗的道理啊!”

池子异坚持要去刷饭盒,林小桃也没勉强。没想到他站起来时被茶几边磕到了腿,一个重心不稳,就朝沙发这边倒了下来。林小桃的大脑里一片空白,本能反应是往后躲,却变成了躺在沙发上。等到她回过神来,两个人嘴贴着嘴已经有两三秒了。

那天,林小桃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学校的。一整晚,她的脑袋里都像有小蜜蜂在飞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和那个意外之吻有关,等到池子异的病好了,林小桃却感冒了,而且她的病更严重。

也就在那个时候,池子异租房里的厨房着火了。虽然不是像他大学同学说的爆炸了那么夸张,但也烧得挺严重的。因为是租的房子,他得替人家房东重新装修厨房,费了不少钱。林小桃这才知道,池子异不会做饭。她追问了几次,池子异才支支吾吾地说:“我觉得过意不去,想给你做顿饭嘛,结果,厨房里开着火,我却不小心睡着了……”

林小桃越想越后怕,幸好池子异的邻居看到从厨房冒出的烟就报了警,不然伤到人,可怎么好。而且那时候,他也是刚参加工作,没多少积蓄。

想得多了,林小桃就把这件事当成了自己的错。

那个瞬间,林小桃是有清晰感觉的,她和池子异就站在友谊的边缘,只差一个冲动,就能飞奔过去。可最终他俩都因为过意不去,因为对未知的恐惧,选择向后退了一步。

刚好在那之后不久,池子异就去外地演出了,一走就是三个多月。他们的联络渐渐少了,谁也没有再主动向前走一步。

让池子异来参加这档综艺节目,林小桃事先是真的没多想。她没想到,心怀爱意就像是站在传送带上,根本停不下来,在度过了冷静期之后,速度反而越来越快了。

06

最后一期节目播出时,池子异的微博粉丝数量涨到了四十万,也开始渐渐有了不理智的声音,断章取义地说林小桃如何如何不好,甚至说林小桃借他来炒作自己。

解决这种问题,池子异采取的对策是:有一个怼一个。

而林小桃在第一期节目播出过后,就再没点开过评论和私信的提示。

录制最后一期节目时,节目组在户外搭了厨房,让嘉宾们一起做菜。嘉宾们的助理要在另一边屋里和他们做同样的菜式,这样会有个鲜明对比,大家吃得也能开心点。一群不会做饭的人堆在一起,简直是场灾难,每个人都在原地打转,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还会发生一个人切完土豆,扭头去热锅,回过头就发现土豆不翼而飞的情况。

天气晴朗,在空旷的草地上支了洁白的长桌,摆了餐具。如果忽略外围的一圈工作人员和摄像机,也算是很温馨的画面了。一模一样的菜式纵向摆了两排,真正播出视频的时候,后期人员还会调色,突出两排菜的差异。助理做的菜,菜盘很快就见了底,嘉宾做的菜却没有人动。

这是最后一次聚会了,大家放得比较开,聊着聊着就分享起了各自第一次尝试做饭的情况。到了池子异这边,他说:“就是网上扒出来的,我把房子烧了的那次嘛。”

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包括林小桃。

在大家的起哄下,池子异指了指林小桃,轻描淡写地说:“那时候她生病了,所以我……”

林小桃真的很想跳起来捂住他的嘴,但碍于身份她不好表现得太过火,只能僵在座位上皮笑肉不笑,心里狂喊着“不要说了”。

“……所以我想,人生病的时候应该比较容易被感动,我就打算好好做几道菜,和她表白。”

录制现场一片死寂,仿佛有乌鸦从头顶画下一条直线。静默的时间显得特别长,终于有个人扭头看向导演组,问:“这可以播吗?”

此时,林小桃只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怪不得上次做宫保鸡丁时,池子异好像做过这道菜的样子,大概当时他是真的做了。

这样想想,林小桃又有点高兴。

既然已经自爆成这样了,难题干脆就丢给节目组好了。大家决定八卦到底:“就算菜没做成工,你也是可以表白的啊。是她拒绝了你,还是你没说?”

“我没说。”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人生的每个决定都没什么道理,就是在那个瞬间跳出了一个yes or no的选项窗口。等到你真的读懂题目,想清楚了,选择已经做完了。总之,在她问我的时候,我临阵脱逃了。”

“其实啊,日子久了你就会知道,人生的选择大多是殊途同归,无论你怎么选,都会留下一半遗憾。”年长一些的前辈说。

“是啊……”池子异点点头,撂下了手里的叉子,面前盘子里的食物都被他戳成了糨煳。

林小桃这才意识到,他的心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冷静,她竟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就在这时,池子异再度看向了她,他的眼睛在桌上装饰烛台的映衬下闪烁着惊人的光,她被那突如其来且郑重的视线牢牢地吸住了。

池子异:“所以,我原以为能放下的遗憾,过了这么久还是遗憾,我就不想忍了。”

气氛到了这里,谁都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除了林小桃以外,其他人都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频率轻快。林小桃的心跳却跳得没了节奏,乱得不成章法。

池子异把整个身子转了过来,面对着她,一字一句地说:“你上次不是问我‘确定吗’,我已经深思熟虑了十期节目,我的答案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此刻,那颗沉沉浮浮的心竟然神奇地恢复了平静。林小桃感受到了风,不容抗拒的风推着她一鼓作气跑过了友谊与爱情之间的桥,她回头看去,桥在狂风中摇摇欲坠。

真正的烟花冲上了夜空,在距离他们很近的地方绽开。林小桃几乎忘记了,最后一期节目的收尾,导演组有安排燃放烟火。她抬起头,感觉美梦一般的光将她包裹了起来。在即将离别的氛围里,她的手被池子异抓着藏在身后,是实实在在的触感。

她仍然害怕。可这一次,她决定和池子异并肩往前跑,能跑多远,她就跑多远。

或许怎么选都有可能后悔,至少向前比停在原地更勇敢一些。

电视里的烟花晕成一片温柔,演职员名单和字幕缓缓升起,最后留在屏幕上的是节目LOGO,以及有缘再见。如林小桃所料,成片删掉了一些细枝末节,但保留了大部分池子异真情流露的时候,摄影师还暗戳戳地给他俩的牵手来了一个特写。

那么多的观众见证了他们的这次选择,他俩是真的没有后退的余地了。林小桃知道,自己能做的只有努力幸福。

微博上的话题持续发酵,老大说接到了台长的电话,录制第二季节目可以排上日程了。也就是说,林小桃在这个位置上留下来的希望是很大的。

正在这时,池子异的电话打了进来,他这会儿应该在很偏远的地方拍夜戏。

“刚拿手机追了直播。这一期,我的妆可真好看。”

“……要点脸。”

“下周这部戏杀青,我就回去了,你不做顿好吃的犒劳我吗?”

“我考虑考虑。”

“你不做,那就我做。”

林小桃赶忙拦住:“……那还是我做吧。”

一阵静默后,池子异问:“你后悔吗?”

“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对吧?”

“那当然。只是我对你的喜欢超出了对朋友的太多太多。任由那些喜欢溢出来,太可惜了。”

“我也是。”

撂下电话,林小桃终于打开了早已显示不出具体数量的未读私信,她看到的第一条私信是:恭喜,节目完美收官。


上一篇:聪明女人后半生不拼男人,而是拼这三样东西
下一篇:身高一米七以下千万不要去这个国家,因为……